<acronym id="kymew"><small id="kymew"></small></acronym>
<acronym id="kymew"></acronym>
<rt id="kymew"><small id="kymew"></small></rt>
<acronym id="kymew"><small id="kymew"></small></acronym>
 手机版
您当前位置:牛摩网 > 摩托史话 > 人物传奇 > 浏览文章

说一说我所知道的轻骑集团和张家岭

作者:佚名 时间:2011/8/5

一、和平路34

  和平路34号曾经是我身份证上的地址(集体户口),轻骑集团总部所在地,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的东门延伸到山大南路

  去年夏天,我曾经再次去过和平路34号,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已经愈加衰败了,特别是正对大门的集团大楼,墙体的涂料已经很斑驳了,当年大楼上处理的“轻骑集团”霓虹灯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见了踪影,门卫都是年轻的经警,不再是穿着轻骑服的保卫部人员,院子里已经不再是人声鼎沸,车流不息,虽然是夏天,让我却有一种北方冬季那种寒冷萧瑟的感觉,心里凉飕飕的

  和平路34号大院里面,当年有轻骑集团,轻骑股份(上市公司),轻骑股份二总装,轻骑压铸厂,还有一些小三产公司(比如旅游公司),和平路沿街当年有很多轻骑属下三产的摩托车门店,是一个小规模的摩托车零售市场,和山大路电子市场互相交叉

  轻骑最早是从经五路省立医院那边起家的,也就是轻骑股份发动机厂的老厂址,发动机98年搬迁新址后就被卖掉了

  轻骑集团原计划整体搬迁到济南东部的高新区,9798年年左右曾经在济南高新区工业南路边上建了一座新的总部大厦,当年算是很雄伟的,大楼完工后准备搬迁,当时楼层都分配好了,可是突然没钱了(原因众所周知,见新闻),暂缓搬迁,这一缓就再也没音信了,后来这座大楼就被抵债了

  顺便说一句题外话,工业南路是济南东部一条比较重要的交通要道,后来改名轻骑路(这证明当年轻骑在济南还是很牛X的),现在是否还叫轻骑路我不知道了,据说当年工业南路改名轻骑路时,让很多这条路上的单位不爽,包括小鸭电器,呵呵

熟悉济南城市布局的人都知道,和平路34号是济南历下区的黄金地段之一,也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地方,轻骑原计划把集团,股份,二总装,压铸厂整体搬迁到高新区(发动机厂和轻骑铃木已经在高新区),把和平路34号交给轻骑房地产公司开发商业和住宅,可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商业计划,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也没有实现,直到现在。

  它的产权据我所知一直被抵押在各家银行获取贷款,很搞笑的是,2000年、2001年轻骑衰败的时候,很多银行想把这块地拍卖偿还轻骑贷款,却发现根本没法子拍卖,因为轻骑把产权重复抵押给很多家银行了

  济南市历下区和平路34号,邮编250014,一个轻骑人没法忘记的地方。

    发一张新闻中张总的图片,的确很憔悴,唉,让人觉得非常感叹,当年济南乃至山东叱咤风云的人物如此境地,是个人悲剧,也是轻骑悲剧,更是一个过去特定时代的悲剧。从这种照片,我仍能感觉张总的倔强和不服气,他的头发还是向后一丝不乱的梳理,只是不再后当年指点江山的骄傲了。

 

 

二、轻骑工作服

  济南很多人都会熟悉白蓝相间的轻骑工作服,上面转帖的报道中关于当年穿着轻骑工作服,买菜不讲价的事情是真实的,当年轻骑在济南有几十个工厂和公司,大约2万多人,所以大街上经常可以看见轻骑工作服,下班时是大街上一条风景线,当年未必全是轻骑的人,可能有的是经销商和家属。

  轻骑工作服(上装)实际上是仿日本铃木SUZUKI的,轻骑和铃木关系十分密切,98年之前每年派遣大量各层次人员去日本铃木工厂研修学习,工作服的设计就是舶来品。

  轻骑的工作服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工人装,上装主体是上白下蓝,袖子是蓝色的,一种是管理人员装,正好相反,主体是上蓝下白,袖子是白色的;工人装是为了干活方便,袖子是蓝色比较耐脏,所以实际上很多管理人员也喜欢申请领工人装。

  男女装的区别在于,女装领子是红色的,男装领子是蓝色的;有夏装,春秋装和冬装三种,大部分是位于闵子骞路上的原来轻骑服装厂生产的,说句实话,样子不好看,但是衣服比较结实,而且规定上班必须穿着,象我们当年那些收入低的年轻人也的确省了很多服装钱。

  二总装的车间里还有专人负责洗工作服,我们这些总部的管理人员也喜欢赚这种福利的小便宜,呵呵

  工作服开始时一年发5套好像,夏装2套,春秋装2套,冬装1套,后来企业不行了,就不再发放了,穿工作服的规定也松弛了,现在估计济南肯定看不见轻骑工作服了,呵呵

  离开轻骑时,我的工作服都送人了。

  

三、我眼中的张家岭(一)

  因为我只是个小角色,所以和张家岭真正接触的机会不多,几次近距离接触基本都是找张家岭签字。

  张的集团办公室在集团大楼的2楼东边靠北的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一张深褐色的大老板台,几组沙发,旁边应该有卧室之类的暗间,据说张有午睡的习惯,找张签字,首先要找办公室主任,然后由主任或张的直接秘书带着直接找张签字,一般张连看都不看连问不问就签字了。所以说起诉书所列的事项,我估计即使是张签字过的,他也未必记得起来,轻骑有上百家公司几万人,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张家岭自己也搞不清楚。而且我亲眼见过模仿张的签名几乎以假乱真,甚至有一次我看见张的办公室的人对着阳光在窗户玻璃上描摹张的签名。

  张很少笑,说话带着很浓的苏北腔(他是江苏连云港赣榆人,后来还专门搞了一个赣榆轻骑),内部开会时经常当众大声训斥中高层,不雅的口头禅很多,比如称呼财务部为“你们那帮娘们”,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早上7点在公司食堂给高层开早会,请他们吃早餐。7点半我在食堂买早点的时候,总能听到张抑扬顿挫或慷慨激昂或咆哮地骂骂咧咧的声音。我部门的头那一段时间苦不堪言,每天开完早会拿一袋牛奶和几个包子躲在自己办公室吃,开会时谁敢真的吃饭呀。

  张的夫人是一个比较有名的医生,据轻骑的有些高层说,张的夫人非常低调,对人十分和善。张的女儿据说是在日本留学,后来好像留在那边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四、我所知道的情况:信用证诈骗罪

  用信用证来套用银行资金,肯定不是轻骑的发明,也肯定不是只有轻骑一家这么干的,至于这么做是不是诈骗,我不是学法律的,不好做出评价

  轻骑是一个特大型国有企业,所有国企的通病和困难其实都存在的,比如高速扩张,兼并是Z F行为,比如好大喜功,比如退休人员众多,所以对于资金的需求非常大,贷款或者能搞到资金才是目的,至于能不能还上贷款估计很少有国有企业考虑,说无赖是对的,我想诈骗的帽子就实在太大了,如果是诈骗,银行的责任又在哪儿呢?银行难道是三岁小孩子?

  轻骑当时一部分资金是来自于股市(济南轻骑,600698和轻骑B),但是那点钱根本没办法填那么多的窟窿,9697年开始,轻骑开始受到来自江苏和浙江一些民营企业的低成本挑战,比如吉利,比如钱江,比如50cc踏板摩托车,轻骑出厂成本大约1800元,售价2200-2400元,浙江民营厂售价不到1500元,成本据说不到800元,轻骑销售也不再风光,加之应收账款和坏账巨大,资金流非常紧张。

  轻骑在9596年左右是其鼎盛时期(当时比海尔规模更大),97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各方面矛盾开始激化,98年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亚洲金融危机,国家一声令下收缩银根,对于轻骑这类借了新债还旧债的国企无异于釜底抽薪,而且雪上加霜受到证监会1亿元罚款和库存车拍卖的双重打击,至此轻骑资金链彻底断裂,轻骑的命运注定了。

五、资本运作和轻骑系

  提起风云一时的德隆,大家肯定啧啧称奇,其实张家岭才是中国资本运作的先行者,97年前后,轻骑集团控股琼海药,改名轻骑海药,至此轻骑旗下共三家上市公司,当时内部文件称之为“资本运作”,当然那时还不时兴叫做“轻骑系”,呵呵。

  新大洲是轻骑一手组建的,其最早的中高层全部是济南派过去的,其总裁曾是张的秘书,在轻骑扶持下,新大洲日益壮大,轻骑在新大洲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越来越弱,独立倾向严重,逐渐和轻骑产生经济矛盾,经常发生地盘之争。由于轻骑虽是第一股东,但是对第二股东桂林洋农场优势很小,所以97年有段时间,为了保住第一股东,轻骑花了很多钱去收购股票和拉拢其他小股东,但最终还是没留住新大洲,失去了实际控制权,新大洲只是名义上是轻骑系一员。

  轻骑对海药把控时间较短,随着轻骑衰败手中股权被拍卖,就此退出。

  轻骑的资本运作表面是轰轰烈烈,但是缺乏战略眼光和经验,缺少真正金融人才,没有带来任何收益,反而白白投入大量有效资金,偷鸡不成蚀把米,呵呵

  张家岭是一个企业家,不是一个资本玩家,也不是金融专家,这就注定他无法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

六、我所知道的情况:信用证诈骗罪(二)

  请大家注意新闻下面这段话的时间点:

  “19955月至19996月期间,中国轻骑集团有限公司先后在济南、青岛、上海等12家银行骗开信用证294笔”

  这个时间点基本和我所提及的亚洲金融风暴对轻骑的影响,对应起来,因为危机所以收缩银根(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去查查当时的宏观政策),轻骑弄不到新的钱,旧的钱又还不上了,所以问题出来了,差不多10年过去了,估计当年的钱还是没还上,所以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

  信用证涉案的好几个人我都认识的,基本都是财务或者进出口公司的人,有些是负责签字的高层,有些是负责执行的跑腿的人。其中的一位比我早一年进入轻骑,学生出身,他是负责准备材料办理手续的,当时他工资很很高(进出口公司号称当年轻骑的衙内亲属公司,非一般人能进去的,所以工资奖金在轻骑首屈一指,当然这位不是衙内是招进去专门干活的),天天陪银行人员吃喝玩乐,让我们当时十分羡慕,没想到今天他的名字一天之内竟然全国都知道了

七、说说光速之类的公司

  光速的老总宿明新,我并不认识,不过他曾是轻骑叱咤一时的热的烫手的风云人物,是轻骑某位财务头脑的侄子,受命组建湛江轻骑,专门从事ckd散件的进出口,曾经做的规模很大,据说敢作敢为,为人十分高调,所以一度成为轻骑最炙手可热的人,一时风光无限。张总的坐驾奔驰S600曾经出车祸维修时,轻骑大院里停了一辆湛江牌照的奔驰S600代用。后来由于某些政策的收紧,湛江轻骑业绩一落千丈,宿回到总部任职研究院。

  轻骑集团旗下三产公司很多,包括前面在讲和平路34号提到的那些门面房,一般都是某些部门或生产的小金库,他们很多都是打着轻骑的旗号和品牌挣自己的钱,一旦债务缠身或亏损殆尽,债务包袱还是集团背,相关领导换个部门照样拿钱。这些公司都是轻骑身上的吸血虫。

  据我判断,光速是一个打着轻骑旗号,自己生产(也可能是OEM)自己销售的独立公司

  光速公司我并不了解,请注意,看组建时间,那时张家岭已经开始慢慢失去对轻骑的绝对权威,是不是为了留条后路不得而知

八、轻骑的品牌,轻骑的枝枝曼曼

  可以说轻骑的品牌,是在张家岭带领下,一点点做起来的,这一批最早的创业者基本就是我在轻骑前期见过的那些副总或者本部长(包括财务副总裁韩立彬),这批人我多少也接触过,共同特点是为人低调,与98年后突击提拔的一批浮夸的红人不可同日而语的,这批人基本在98之后慢慢被闲置或者退休了

  轻骑的标志是98年左右更换的,旧标志是qingqi的拼音,新的标志是一个飞驰的车轮。

  90年代中期,是轻骑的黄金时代,轻骑一跃成为国内摩托车第一品牌,把建设、嘉陵、五羊抛在身后,“踏上轻骑,马到成功”也是家喻户晓,K90,小木兰,潇洒木兰这是都是轻骑畅销的产品

  轻骑鼎盛时期,各种子公司,孙子公司多如牛毛,除了济南的企业,外地比较大,比如青岛轻骑(即所谓青岛工业园集资组建),日照轻骑,琼海轻骑,乳山轻骑,贵阳轻骑,湖北轻骑,无锡轻骑,聊城轻骑,淄博轻骑等等,除了前四家(前三家分别是股份公司三大厂分配任务组建的琼海轻骑据说是挺进海南为了牵制新大洲的,当然肯定没达到效果),其他基本是收购的濒临破产的国企,都是资金投入的无底洞,为什么轻骑这么大的企业那么多年的家底,资金链那么容易断裂?收购,新建这些都是资金黑洞

  张家岭的故乡赣榆也专门组建了轻骑,据说也能生产摩托车

  这些所谓轻骑都可以使用轻骑的品牌,各种各样的摩托车、汽车、服装、旅游等等,轻骑可以说成了一个五花八门的品牌

  最重要的很多公司给轻骑品牌造成负面的影响,甚至自己人打自己人,互相倾向,产能被放大,质量无从保证,绝大多数公司从收购或组建就是亏损的,唯一能挣钱的核心全资企业股份公司(合资企业轻骑铃木的历史,以后的章节我会提到)的资金被集团挪用给那些轻骑皇亲国戚,元老大员的儿子公司,孙子公司输血去了,为什么当年上市公司“济南轻骑”突然爆出被挪用30多亿的坏账?

  苹果坏了,是因为里面有虫子

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说句实话,这一章节,是最难书写的,所以题目修改了一下

  轻骑王朝,成也张家岭,败也张家岭,当年与中国政要握手欢言,如今阶下囚,当年轻骑独领风骚,到如今支离破碎几乎不复存在,人生十几年如此巨大的反差,相信心中最苦闷的非张家岭莫属。从主观意志说,张总肯定想轻骑百年老店,跨入世界500强(某个短暂时期的口号,很快就不准提及了),但是很多主观错误和客观环境,浪潮吞并了操盘手

  上面新闻中提到的很多人,大多都是轻骑当年的风云红人。很多人说句实话我也不熟悉,只是作为旁观者说说。

  97年是轻骑的一个很大分水岭,也是轻骑鼎盛的强弩之末,很多隐患已经愈加明朗化,这一年轻骑开始,轻骑开始人事大调整,企业膨胀,人才需求很大,很多人获得提升,成为诸侯,一些元老开始被边缘化,一批听话,喜欢说大话,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搞运动搞典型的人被提拔起来,外行领导内行,年轻人得不到机会,

  当时比如说什么“一婆三媳”之类的,内部报纸天天吹捧,大会小会天天表扬,简直乌烟瘴气。当时,轻骑的风气就是从上到下浮夸,讲大话大跃进,比如某个小城市的销售经理(出身工人),被树为典型,一两年之内,突然成为规模比较大的xx轻骑总经理,后来又成为几个XX轻骑的总经理,提升速度让人瞠目结舌。贪污受贿,侵吞资产,某些人的所作所为加速轻骑的衰败,张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厂长,一个很好的战略家,但是他却真的不擅长管理,或者管人,管几个企业几千人他是可以胜任的,但是上百企业几万人的确是勉为其难了

  内部管理的失控和任人唯亲,我认为也是企业衰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无间道》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虽然不能包含所有的事情和人,但是在此时此处却显得比较恰当

十、奔驰S600

  张家岭的坐驾是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牌照是那种合资企业的黑底白字牌,牌照号码我忘记了,尾数好像是“68”,这辆车很宽很长,坐在后排一定非常舒服的。在我印象中,这辆奔驰永远是一尘不染。

  这辆车的停车位是轻骑集团大楼门前左侧,这是张总的专用车位,没有其他的车子敢于占用这个车位。一旦这个车位空着,大院的人都知道张总出差或开会去了。这辆车子经常很晚才离开大院,车子发动起来停在大楼门口,便知道张总要回家了。

  张的司机是一个个子很高长的很帅的小伙子,很少说话,对任何人都微笑,很客气,服装永远干净笔挺,完全不象某些飞扬跋扈的领导司机,因工作认识他,以后每次见面他都点头微笑打招呼。

  后来,这辆奔驰出了事故,张总的司机据说也更换了,后来这辆车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十一、对轻骑的感情

  说起对轻骑的感情,这是我第一份工作,5年多的青春,付出很多,得到的金钱很少但是也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对轻骑的感情,另一方面是对轻骑同事的感情。

  济南这个城市破旧不堪,城市里的路永远是坑坑洼洼,市政规划一塌糊涂,生活节奏缓慢,城市发展也很缓慢,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但是济南人淳朴好客,待人真诚

  在轻骑的几年,我的领导和同事一直对我非常好,嘘寒问暖,老是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还有老同事给我介绍对象(济南说法),呵呵,可惜没成功,否则我就是济南的女婿了,

  回忆当年,我们一起去纬九路去回民小区吃羊肉串喝扎啤(黑趵和扎啤一直是我的最爱之一),一起去登泰山,那时的年轻岁月,虽然没钱但是还算是快乐的

当年的同事如今还很多有在兵装轻骑的,大家至今一直保持联系的。

 

编辑:admin
分享到:
关键字:

  • 最新专题
  • 牛摩评测 原创汇总
  • 2018十大热门跨骑车推荐
  • 豪爵国四智能电喷踏板
  • 直击2018重庆摩展
  • 国IV台州专访
  • 义骑重机走西藏
  • 时速164 新感觉挑战国产250中国速度
  • 新大洲本田CBF150R 青藏线上的服务站
  • 豪爵铃木DL250自由之旅
  • 中国国际摩托车及零售件展览会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哪个好_天津福彩15选5怎么样-福彩35选7是什么 雪莉住宅调查结束| 首例咸猪手入刑案| 霸王别姬| hold| 红海行动| 大约在冬季定档| 死神来了| 世界互联网大赛| hold|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